首頁

2017年5月5日 星期五

「大聲公」與他的火箭浣熊—比爾˙曼特羅的故事

比爾ˊ曼特羅與他的作品。
1992年7月17日,41歲的比爾˙曼特羅(Bill Mantlo)提前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準備回到他那位於晨邊公園(Morningside Park)附近的住所享受美好的週末時光。對熱愛運動的比爾而言,這段離家約3哩的路程是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過的一部分,他換上每日代步的直排輪鞋,開始自在地穿越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大街小巷。

就在離家約四個街區的路口,意外發生了。一輛突然自轉角處出現的汽車撞上了比爾,使得他的頭部左側受到擋風玻璃的重擊、頭部右側更是在翻滾的過程中直擊地面。這台肇事車輛旋即駛離了現場,駕駛時至今日仍未被尋獲。

不幸的是,比爾平時通勤時並沒有配戴安全帽的習慣,這項疏失導致他的腦部受到了頭蓋骨內側的劇烈擠壓,除了令他陷入長達兩個星期的昏迷狀態,也讓他的身體—尤其是四肢—在往後的日子裡再也無法精確地處理大腦發出的電子訊號。隨著腦部嚴重受創帶來各種不易治癒的後遺症,比爾˙曼特羅原本精彩的人生也變得黯淡無光。

比爾˙曼特羅是何許人也?也許你對這個名字感到十分陌生,但你可能讀過他為Marvel出版社編寫的漫畫、聽過他筆下的漫畫角色,更可能在電影等媒體上看到他筆下的孩子被其他創作者賦予寫實的生命。
他與艾德˙漢尼根(Ed Hannigan)在1982年共同創造的「斗篷與匕首(Cloak & Dagger)」已名列Marvel的電視劇改編計畫之一,預計2018年於Freeform電視台上檔;在電影《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裡,那隻可愛又暴躁的小野獸則是源自他與凱斯˙吉芬(Keith Giffen)在1976年的原創構想。

是的,火箭浣熊(Rocket Raccoon)也是比爾˙曼特羅所創造的漫畫角色之一,而這名角色在大銀幕上的命運多次牽動了比爾的未來。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星際異攻隊2》-水手之子的歸處不在大海

《星際異攻隊2》海報。
(本文同步刊載於F.E.Ws少述派勢力

2014年的《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作品。在本片上映之前,我曾為了爭取它的片名改譯費盡心力、歷經挫折;當它上映之後,我則像失心瘋一樣前後進了5次電影院,多次在人生低潮中透過它得到了繼續前進的力量。這是一種難以說明、非常個人的觀影經驗,但它就是這麼一部在對的時間點闖進生命、對我而言無可取代的一部電影。

作為一位對Marvel漫畫宇宙線只有一知半解的讀者,還記得當年官方宣佈《星際異攻隊》的拍攝計畫時,我在電腦螢幕前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即便在那個《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大獲成功、全世界都等著看「第二階段」的2012年,讓一隻嘴賤的浣熊和一棵只會說三個字的樹登上大銀幕都是個聽起來詭異至極的構想,也因此當Marvel Studios找上本片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時,這位以邪典電影起家的怪才也作出了和大多數人相去不遠的第一反應。但後來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詹姆斯用苦中作樂的喜劇與復古流行文化包裝起一齣齣失敗者的人生悲劇,為這群最邊緣、最詭異的角色賦予最深刻的愛,「星爵」彼得˙奎爾(Star-Lord, Peter Quill)、葛摩菈(Gamora)、德雷克斯(Drax)、火箭(Rocket)與格魯特(Groot)自此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那卷收錄各大金曲的「勁爆舞曲大帝國 第一輯(Awesome Mix Vol.1)」也一度登上年度的銷售排行榜冠軍。

在第一集的光環加持下,《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2)打從製作初期就受到了相當大的關注,詹姆斯·岡恩也不愧是最擅長與粉絲交心的電影創作者之一,近3年來不斷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續集的製作進度與幕後花絮,粉絲期待感提升的同時,心裡的擔憂自然也隨著上映日逼近而一天天增長。幸好,《星際異攻隊2》並不是那種急著壓榨前作、本質上卻欲振乏力的續集,它在強化首集優點的同時補充了上回礙於片長無法詳細交代的元素,也讓每位主要角色都有發揮的舞台與屬於自己的故事線,關鍵時刻更是一再爆發出令人眼淚潰堤的情緒張力,以一部聚集7名前作角色、甚至還加入了2名新角色的團隊電影續集來說,這種成就實在難能可貴。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羅根》-槍聲響起,老狼走入了結局

電影裡最讓人五味雜陳的一幕。
在談電影《羅根》(Logan)之前,想先聊聊《Old Man Logan》這部馬克˙米勒(Mark Millar)在2008年編寫的漫畫作品。

Old Man Logan》的故事發生在一個遙遠的可能未來。在那個荒蕪的平行世界裡,超級英雄們早在一場反派串連發動的突襲中絕跡,美國成了巨頭們蠶食瓜分的地盤,少數倖存的英雄則在暴政下苟且偷生;渾身是傷的金鋼狼(Wolverine)封爪隱姓埋名,發誓再也不傷害性命,從此以農夫的身份在末世建立起新的家庭。

隨著歲月流逝,某日鷹眼(Hawkeye)前來提出一筆誘人的交易,為了家中生計的羅根在無奈之下便搭上蜘蛛車(Spider-Buggy),與這位盲眼的前復仇者(Avenger)展開一場橫跨全美護送貨物的公路之旅。但就在羅根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帶著租金回到家鄉時,卻發現家中等待的妻小早已慘死於領主浩克幫(Hulk Gang)的蹂躪,忍無可忍的羅根因此化成了復仇鬼,再度伸爪將仇敵屠殺殆盡。直到戰鬥結束後,孑然一身的金鋼狼才重拾往日的英雄身份,在夕陽照映下主動前去挑戰不義。

和大部分主流美漫改編的電影一樣,《羅根》並沒有照本宣科地複製《Old Man Logan》的情節,而是以此為基底,在類似的末世氛圍下透過西部電影、公路電影的元素將大銀幕上的金鋼狼帶往一個具有總結性質的篇章,兩部作品的精神大異其趣,卻又相互輝映。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死侍2》前導預告的最後究竟寫了什麼?

老人與海與死侍。
昨天晚上,福斯公佈了一支《惡棍英雄:死侍(Deadpool)》續集的前導預告。在影片中,萊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飾演的死侍依舊維持他一貫的搞笑風格,不只用電話亭換裝的橋段配上超人(Superman)電影系列的經典配樂,甚至還打破「第四道牆」喊出了史坦˙李(Stan Lee)的名字。

有趣的是,在這支前導預告的最後,黑底畫面上快速閃過了一長串密密麻麻的白字,這段文字寫的究竟是什麼內容呢?是預告的製作人員名單?版權聲明?還是特別致謝?

答案是:那是一則無厘頭的超展開式置入性行銷。

以下將附上全文翻譯。為了維持原文的煩躁感,本文未再另行分段,閱讀之前請先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