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鋼鐵人電影版裝甲與相關科技介紹(六版更新)

鋼鐵人(Iron Man)是引領我進入美漫世界的契機,也是我個人瞭解最深、最感興趣的美漫角色,因此一直以來我都希望能撰文介紹這位英雄最具魅力的特色:裝甲與科技。

然而,自1963年連載至今的鋼鐵人漫畫光是正史世界(Earth-616)版本就已經累積了至少50套裝甲,要將這些橫跨50年歷史、彼此設定可能也略有矛盾[1]的龐大資訊爬梳成一篇完整而正確的介紹無疑是十分浩大的工程;相較之下,Marvel Studios自2008年起逐步鋪陳的電影世界觀(Earth-199999)累積的作品數尚少,介紹起來相對容易許多,因此我嘗試整理了手邊的資料,希望能透過這篇文章讓更多人對電影版的鋼鐵人有更詳細深入的認識。

要注意的是,本篇文章的部分內容是在缺乏官方設定的情況下從現有資訊中所推導而出,若官方未來有不同於本文的解答,還請以官方的設定為主;如有問題也歡迎讀者不吝在留言欄中提出,以利本文的修訂。

[1] 主流的美國英雄漫畫係採用多名創作者分工、接力的創作形式,因此不同連載間難免偶有衝突。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落難英雄的榮耀回歸

《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海報。
(本文同步刊載於F.E.Ws少述派勢力

提到「諸神黃昏」(Ragnarok)一詞,每個人心中聯想到的景象可能大不相同:也許是神話裡響徹雲霄的號角、吞噬日月的巨狼與死人指甲製成的冥界戰船,也許是漫畫裡暗藏陰謀的沉眠輪迴,也許是媒體言之鑿鑿的某種虛構末世曆法,又或者是一款以它為名、代表著成長回憶的線上遊戲。

相較於諸神黃昏在大眾文化裡持續累積的不同樣貌,這個詞彙的意義對Marvel Studios而言似乎就顯得單純許多:它是一切的終結,也是阿斯嘉(Asgard)的末日,其餘部份則是一張空白的答案紙,命題底下的空間全交給泰卡˙瓦提提(Taika Waititi)這位曾經執導過《吸血鬼家庭屍篇》(What We Do in the Shadows)與《神鬼嚎野人》(Hunt for the Wilderpeople)的紐西蘭鬼才自由發揮,於是在他的掌舵下,《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就這樣成了一部樣貌豐富、與兩部前作既相同又不同的續集電影。它是盛大的北歐奇幻史詩,是落難英雄們的重返榮耀;是壯闊的神話故事,也是步調緊湊的科幻冒險;是王室的家庭糾葛與宮廷鬥爭,也是蠻荒世界的無秩序擂台格鬥;是迷幻的80年代電子樂與重磅節奏的經典搖滾,更是一段橫跨星際的公路之旅。

回顧本系列的幾部前作,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的《雷神索爾》(Thor)以其擅長的莎劇詮釋了驕傲王子的懺悔與復仇,索爾與洛基(Loki)之間的情感糾葛也為喬斯˙惠頓(Joss Whedon)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打下良好的基礎;艾倫˙泰勒(Alan Taylor)的《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Thor: The Dark World)娛樂性高,特效與配樂皆有一流水準,但主角的成長曲線開始趨於平緩,導致作品本身的定位不夠突出,故事也瀰漫著某種過場性質。到了《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時,索爾甚至被安排為一位與無限原石(Infinity Stones)設定掛勾、本質上有些功能性的角色,其個人旅程的下一站顯然亟需某種大破大立的革新。

與幾部前作相比,《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最顯著的區別在於喜劇濃度的大幅上升,並以此作為重新定調角色的解答。在大銀幕上,遊歷宇宙兩年的索爾變得更有人味、也更像個悠然自得的豪爽槍客;在銀幕之外,克里斯˙漢斯沃(Chris Hemsworth)的喜劇才華則與泰卡˙瓦提提的幽默感一拍即合。本片的索爾就像《妖魔大鬧唐人街》(Big Trouble in Little China)裡寇特˙羅素(Kurt Russell)飾演的傑克˙波頓(Jack Burton)一樣,雖然言行舉止令人發噱,但絕對是一位觀眾會想跟隨他全程參與冒險的可靠主角,而更重要的是,海拉(Hela)的到來也的確為索爾等人帶來嶄新的挑戰與重大的人生蛻變,終於讓本系列原本有些停滯的角色旅程再次活絡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