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當邪惡有了新的面貌

《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海報。
隨著Marvel電影世界觀在2012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後邁向嶄新的「第二階段」,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的個人故事也進入了另一個充滿迷惘與不安的現代篇章。

作為Marvel Studios系列中首部標題與特定漫畫有所連結的電影作品,《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開宗明義取材了艾德˙布魯貝克(Ed Brubaker)在2005年為美國隊長正史第5輯連載編寫的同名故事—《The Winter Soldier》。在這部漫畫作品裡,布魯貝克除了將隊長二戰時期的跟班巴奇˙巴恩斯(Bucky Barnes)重塑為少年暗殺者的形象外,也為其賦予了名為「冬日士兵(Winter Soldier,原諒我還是習慣使用這個譯名)」的全新反派身份。在布魯貝克充滿諜報風格的巧筆之下,不只巴奇這位向來被視為最不可能「復活」的角色再度躍然紙上,主角史帝夫˙羅傑斯(Steve Rogers)的性格深度也透過與好友互相對立的事件得到了更進一步的刻畫。

但與本系列其他電影相同的是,《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依舊採取了揉合各種媒材後重新演繹、而非單純翻拍特定漫畫的編劇方式,熟悉漫畫的觀眾們仍然可以在電影裡發現衍生自正史連載《Secret Warriors》、甚至Ultimate世界觀中有關神盾局(S.H.I.E.L.D.)的各種設定,因此純就劇情而言,本片和當年同名漫畫之間的共通點幾乎也只剩下「巴奇以冬日士兵的反派身份歸來」而已了。

當然這並不代表《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將因此喪失《The Winter Soldier》漫畫的核心精神,在編劇克里斯多夫˙馬克斯(Christopher Markus)、史帝芬˙麥菲利(Stephen McFeely),以及導演安東尼和喬˙羅索(Anthony and Joe Russo)兄弟的精心策劃下,本片不只完整保留布魯貝克作品中冷冽的諜報風格、為Marvel Studios系列電影開創了「政治驚悚」的全新路線,其劇本在描寫逝去的兄弟情誼之餘也一再道出了戰爭的悲哀與時代的劇變,最終透過層層陰謀的抽絲剝繭拋出當代對「自由」此一價值的大哉問。從這點看來,《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的調性的確完美契合了美國隊長這名角色的人格與能力特質,其娛樂效果和劇情深度之間的拿捏也可謂本系列電影中最為出色之作。


新時代的「自由」?
相較於《鋼鐵人3(Iron Man 3)》讓東尼˙史塔克(Tony Stark)陷入無法保護愛人的焦慮、《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Thor: The Dark World)》讓索爾(Thor)面臨親情與大義的兩難抉擇,《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帶給主角史帝夫最大的衝擊則在於過往信奉價值的動搖與崩解。

在過去那個混亂卻單純的1940年代,「善」與「惡」的定義以軸心國和同盟國—或是戰略科學軍團(S.S.R.)及九頭蛇(Hydra)—為分界涇渭分明地劃分了開來,但隨著時序推移,《復仇者聯盟》裡宛如911事件翻版的紐約事件發生,「戰爭」的定義卻再也不同了:敵方戰鬥人員或未知的外星勢力挾著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躲藏在你我身邊蠢蠢欲動、掌握龐大公權力的政府不再以特定的國族為對象進行抵禦,而是以預防威脅、防堵一切危害發生的名義將各種箝制深入本國之中。在這種草木皆兵、平時即戰時、國土即戰場的思維之下,神盾局與世界安全理事會(World Security Council)的「洞見計畫(Project Insight)」隨之誕生,3艘以全體人民為掃描目標的飛行航母(Helicarrier)準備全天候在3000呎的高空中盤旋,眼看自由就要成了社會安全的禁臠,誰是善、誰是惡?背負著星條旗的超級士兵又該為誰而戰?

隨著層層陰謀的面紗在諜對諜的過程中逐漸揭開,《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也帶給了觀眾另一個極為震撼的真相:原來隊長當年打敗的九頭蛇軍團從未消亡,阿尼姆˙索拉(Arnim Zola)博士不只透過戰後「迴紋針行動Operation Paperclip)」的收編找到了新的棲身之處,更以神盾局作為寄生的對象讓組織在暗地裡持續壯大!透過將自己人格以電腦保存下來的方式,索拉編寫了一道以全人類電子資料為目標進行分析篩選的演算法、企圖透過洞見計畫的實施一口氣殲滅所有可能對九頭蛇產生威脅的目標......

於是我們想起了考森(Coulson)探員在《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第4集裡說過的那句話:「我們的比對工作每年都變得越來越容易。Facebook、Instagram、Flicker......人們自己正在監視自己。」、也想起了東尼˙史塔克在《鋼鐵人3》裡一再引述的「我們創造了自己的敵人。」,最終極的隱私侵害不再是來自政府或邪惡組織的掛線監聽,而是電子世代中人們從未察覺的自我監視;邪惡也不再是高舉雙手大喊「九頭蛇萬歲!」的張狂,而是換上另一種面貌、隱身幕後的秘密侵蝕;最可怕的是,在醜陋真相的一再衝擊下,身為旁觀者的我們不知不覺中也開始變得和故事裡的美國隊長一樣,再也無法分辨誰是誰非了。比起追求極權秩序的九頭蛇軍團,不擇手段捍衛國土安全的神盾局難道就比較正確嗎?一明一暗、多年來交互影響的兩個組織究竟有何分別?我們又該如何確定在我們面前高展的是老鷹的寬大雙翼,還是鮮紅骷髏那不斷再生的觸肢?

「自由的代價很高,但我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
在劇情推展的過程中,《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在畫面上非常巧妙地透過高層建築與電梯的意象傳達出層層陰謀與權力結構交錯的暗喻,除了劇中人物在「三飛飾(Triskelion)」總部裡的辦公空間正好代表其自身權力及情報權限的高低外,每當劇中出現電梯場景時,必然也會連接至某些重大陰謀計畫的揭露:

心懷不軌的秘書長亞歷山大˙皮爾斯(Alexander Pierce)斡旋於世安會委員們的政治遊戲間、總是冷眼睥睨著窗外華盛頓特區的一切景象;尼克˙福瑞(Nick Fury)則慣於將辦公室封鎖起來、以自己守護國家的方式暗中操縱著各種情報。而相較於中控室裡對命令毫不質疑的大多數低階探員,美國隊長局外人般的地位簡直就像身處在那部片中一再出現的玻璃電梯一樣,既無法動搖上層的權力、也無法觸及隱藏在基地底下的龐大陰謀。因此當隊長不再遲疑、決定奮力衝破這道透明牢籠時,我們也看見了既有體制在電影終局時必將來臨的崩解:該摧毀的不只是寄生在神盾局內部的九頭蛇,同時也包括了已然腐化的神盾局本身、美國隊長應當守護的不該是掌握龐大權力的政府,而是永遠處於弱勢的人民及逐漸消逝的美國精神。

「我們該怎麼分辨好壞?」

「......開槍射你的就是壞人。」

雖然片尾決戰時這句看似簡單的對白其實隱藏了各種無奈,對照現實世界的政治情勢更是充滿諷刺,但我們都知道:那個把星條旗穿在身上、被諷為「過時之人(man out of time)」的超級士兵已經在這個陌生的現代裡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適切定位:他沒有忘記布魯克林當年那個孱弱小子被欺凌痛毆時的無能為力,更沒有忘記亞伯拉罕˙厄斯金(Abraham Erskine)博士對於力量價值的教誨;他選擇守護芸芸眾生的自由生活、也為了守護好友的自由意志而與其相互對抗;他不一定是個服從命令的好士兵,但他永遠都會是個好人。

在克里斯˙伊凡(Chris Evans)收放自如的演技詮釋下,《復仇者聯盟》裡那個以命令為重、既天真又帶點傻氣的史帝夫已經不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歷經現實萃煉,既有獨立思考能力、行事又漸趨穩重的領導者。而對我來說,如此深刻又錐心的角色成長正是《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引人共鳴的一大原因。

冬日士兵絕對是一位有潛力長期經營的反派。
除了主角美國隊長之外,本片對於片中的眾多角色其實也有著相當豐富的描寫:

史卡莉˙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飾演的黑寡婦(Black Widow)在電影開頭仍舊保持著亦正亦邪、令人難以信任的神秘形象,但隨著劇情推展,我們也開始看見她那平凡又真誠、宛如鄰家大姐與好閨蜜般調皮可愛的一面;山繆˙傑克森(Samuel L. Jackson)飾演的尼克˙福瑞依然是過往作品中那個「不擇手段的好人」,但本集除了讓這名角色展現出洞察先機的謀略外,也為其安排了許多精彩的動作場面,終於讓觀眾得以一窺這名超級間諜隨機應變的實力。

相較之下,安東尼˙馬基(Anthony Mackie)飾演的新角色「獵鷹(Falcon)」雖然在電影前段帶出了退伍軍人回歸社會的苦澀議題,但其充滿療癒效果的幽默還是為全片嚴肅沈重的主線劇情提供了舒緩與潤滑。看著這名陽光又充滿魅力的大男孩說出「他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只是我比較慢」的爆笑台詞時,相信各位觀眾應該也可以原諒官方為了這名角色而放棄鷹眼(Hawkeye)在本片的戲份了吧?

反派方面,野心勃勃的亞歷山大 ˙皮爾斯和尼克˙福瑞之間有著許多精彩的對手戲,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這位老戲精的演技自然也無可挑剔;賽巴斯汀˙史坦(Sebastian Stan)飾演的冬日士兵則有望成為Marvel電影世界觀繼洛基(Loki)之後另一個長期經營且大受歡迎的反派。這名角色野性暴力又不失暗殺者精準的戰鬥方式充滿了令人不寒而慄的魅力,其因自身記憶恢復而掙扎猶豫的橋段也令人糾心。賽巴斯汀先前曾表示自己為了揣摩巴奇的心態曾閱讀過許多冷戰時期有關洗腦的文獻,日前亦透漏自己和Marvel之間已經簽訂了9部電影合約,相信未來我們還是能繼續期待這名角色在大銀幕上的再次活躍。

值得一提的是,海莉˙艾薇(Hayley Atwell)飾演的隊長情人佩姬˙卡特(Peggy Carter)在本集片頭也以70年後的高齡姿態再次登場,總算是了結了《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片尾那段未解的遺憾;電影裡也安排了艾蜜莉‧凡坎普(Emily VanCamp)飾演的「13號探員」雪倫(Sharon, Agent 13)登場,雖然劇中沒有明說,但官方曾在戲外多次表示這名角色正是與佩姬之間有親戚關係的雪倫˙卡特,也算是為隊長在未來作品裡的感情線埋下了新的伏筆。

獵鷹是個充滿魅力的療癒系角色。
動作與特效方面,《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與電影首集那宛如軍教片的武打剪接相比著實有著驚人的進步,其拳拳到肉的硬派俐落風格在系列作中更是獨樹一格。尤其主角美國隊長使用盾牌的技術簡直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片中那段以肉身擊墜昆式噴射機(Quinjet)的橋段更是令人目瞪口呆、讓人開始懷疑起這名角色在《復仇者聯盟》裡是否有使出全力。對我個人來說,《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的動作場面絕對有本系列電影中最為出色的水準,期待羅索兄弟在2016年上映的續集裡能帶給觀眾更多嘆為觀止的鏡頭。

配樂方面,雖然亨利˙傑克曼(Henry Jackman)的風格較為慢熱與內斂,但本片主題曲〈Taking a Stand〉仍有著慷慨激昂的旋律與辨識度極高的主題,有幾段甚至令人聯想起澤野弘之的曲風;神盾局與洞見計畫的主題曲〈Project Insight〉則與艾倫˙席維崔(Alan Silvestri)為《復仇者聯盟》編寫的〈Helicarrier〉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前者帶給觀眾的不再是航母離水起飛時的驚奇感受,而是充滿不安與恐懼的龐大壓迫感,這點似乎可以解讀為官方為了對比所作出的刻意安排。

而隨著《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The Avengers: Age of Ultron)》上映在即、「第三階段」眼看就要到來,本片也提供了大量有關後續作品的彩蛋:例如西維爾(Sitwell)透漏九頭蛇的威脅清單時曾提及史傳奇醫生(Dr. Strange)的本名、飛行航母鎖定目標時,畫面上亦可以看見紐約的史塔克大樓(Stark Tower)現時已被改裝為復仇者大樓(Avengers Tower),更別提電影結束後介紹史杜克男爵(Baron Strucker)、猩紅女巫(Scarlet Witch)與快銀(Quicksilver)等新角色的隱藏片尾了,資訊量簡直是系列作之冠。

另外,本片也可說是本系列有史以來最多幕後人員參與幕前客串的電影作品:除了照慣例的Marvel元老史坦˙李(Stan Lee)外,兩位編劇與導演喬˙羅索也先後在劇中客串了審訊巴托克(Batroc)的神盾局探員和地下碉堡裡的醫師,就連冬日士兵的「生父」艾德˙布魯貝克都曾在那場洗腦的戲碼中客串了一角,官方為此甚至製作了一份供人對照的彩蛋清單,如果當初沒有發現的話,再進電影院看一次吧!

本片的動作戲鏡頭無可挑剔。
總結來說,《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絕對是一部各方面皆有上乘水準、值得推薦的佳作,也是目前第二階段中連結性最強、最有承先啟後性質的作品。在看過本片娛樂與深度並重、個人電影劇情與團隊電影鋪陳皆無偏廢的表現後,相信不只大部分漫迷們已經對以往只執導過喜劇片、評價令人擔憂的羅索兄弟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一般觀眾也不會再將《美國隊長》的個人電影譏為《復仇者聯盟》系列上映前墊檔的預告片了。

而回顧目前第二階段已上映的電影作品,我們似乎也能從反派一脈相承的設定中發現Marvel在此階段以「新面貌」與「假身份」為題的意圖:在《鋼鐵人3》裡,齊禮安(Aldrich Killian)以西方文化對恐怖份子的刻板印象推出了假冒的「滿大人(Mandarin)」;洛基則在《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的事件結束後,透過喬裝奧丁(Odin)的形象成為了阿斯嘉(Asgard)實質的統治者;而在《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裡,九頭蛇更以神盾局為掩護悄然寄生、暗中壯大。當邪惡在新的時代裡找到了新的化身、甚至成為了難以打倒的體制本身,此時英雄們又該如何自處?

這是個不再單純的年代,也是個任何人都無法信任的年代,但當那個披著星條旗的超級士兵仍舊堅持著看似過時的正道、為了捍衛弱者而挺身而出時,這個世界似乎也變得有那麼一點不一樣了。

9 則留言: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請問版主何時會發布第二階段時間軸?

    回覆刪除
    回覆
    1. 等第二階段電影都下檔了再說吧,目前的版本還有不少地方需要修正呢......

      刪除
  3. 好久不見~我退伍了~~期待您的新文章~

    回覆刪除
  4. QN大你好,因為之前看了神盾局特工在PTT影集板發文(當然有看到你推文XD)
    然後看了一些相關資訊,又去美漫板看到你部落格,就連過來看看
    因為目前真的挺喜歡Coulson的,既然他在影集復活,但在今年動漫展復仇者聯盟2介紹好像沒有他出場?
    目前有消息他會出現在復仇2嗎?
    覺Coulson這腳色真的很可愛~如果復仇者聯盟2他還是局長應該更有趣~~
    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很喜歡考森!只可惜目前並沒有任何有關他是否會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登場的消息.....

      刪除
    2. 嗯...好像沒有...真是可惜
      好像記得你有寫說考森有被畫進漫畫了?那麼漫畫有提到他的過去或是關於考森的
      設定啥的嗎?
      對他過去好好奇,真希望影集可多加著墨這一塊

      刪除
    3. 正史版考森的設定可以參考下列這篇介紹,不過因為電影和漫畫互為平行世界的關係,設定肯定會和電影不一樣的。

      http://marvel.wikia.com/Phillip_Coulson_(Earth-616)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