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信任

『這樣的世界實在太令我恐慌了,我心已決,請讓我好好離開吧。』

他提起筆,堅定地在紙上寫著。

......等等,他們發現我的時候,這封遺書會不會剛好陰錯陽差地掉到了床下而被遺漏?就算被找著了,救護人員真的會放手成就我的遺願嗎?焦慮與不安的思緒從他腦中一閃而過,一連串的懷疑與不信任愈加膨脹,再度吞噬了他的思緒。

一切要從兩天前的一通電話說起:一輩子從沒遇過詐騙的他就這麼被騙走了半年的薪水。

宛如核能分裂的連鎖反應般,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他先是對每通來電疑神疑鬼,凡是陌生的號碼一律拒聽;幾天過去,就連熟人的來電也開始令他坐立難安、莫不仔細推敲對方的語句,深怕一不小心又再次被引入詐騙的陷阱。與同事、上司,甚至客戶的互動更是令他不寒而慄,一個眼神或一抹微笑看在他眼裡全是心懷不軌的跡象......

總之,他在驚覺自己社交圈小得可怕之後,得出了一個結論:他 的生活有極高機率是這群人士共謀演出的一場戲,而自己只是個始終被蒙在鼓裡的肥羊。

於是,他決定先辭了工作再好好決定何去何從。

只可惜,經過一天的思索之後,他絕望地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去。

計程車、捷運、火車、飛機、輪船......沒有一樣交通工具的安全性是他可以信任的(把不懷好意的司機或服務員算進去的話,那就更可怕了);就算費盡千辛萬苦來到一個陌生的鄉村或是國家重新生活,他也絕不可能相信當地的陌生人,更別說那些刑案發生率高的地區......

最糟的是,他連外食的勇氣也沒有(天啊,想想看那些廚師們油膩膩的雙手與廚具藏了多少的污垢!);自己料理?那對他來說簡直是一大苦難。(瓦斯是否有引爆或中毒的危險?廚具的成份安全嗎?食材來源乾不乾淨?那些農場家畜的飼料會不會混雜了對人體有害的物質?)

這世界真不友善。

於是,誠如你我所見,他選擇屈服於恐懼,平靜而安祥地步入死亡。

幾番掙扎與猶豫後,他終於從藥房買回了一罐安眠藥(路上行人的眼神讓人真不舒服;藥房老闆賣的會不會是假藥?);懷疑藥效(「兩粒就讓您一夜好眠!」)的他為了避免失誤,一次將整整五十顆藥丸倒在桌上、動筆寫下遺書,然後再次陷入窘境。

又是幾番掙扎後,他選擇了自己不可信任醫護人員的直覺。

「我竟然天真地以為,我說想死,那些傢伙就真的會乖乖讓我死.....」

於是他劃掉了方才的筆跡,寫下新的語句。


『我還不想死!請救救我吧!』


......當他帶著悔恨與劇痛、全身插滿導管在急診室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五天後的事了。

0 意見:

張貼留言